小宝贝

标准

真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需要出国,把原本忙碌的12月份搞得更充实了。

我心里最挂的是大嫂肚里的那小宝贝。家人与我都在想万一我登机的那一夜,他们送我去机场,而小宝贝突然也急着“降陆”在这世界呢?

知道小宝贝的存在,我们全家的喜悦不比他父母少。

小宝贝,你能在姑姑离开前抵达吗?否则姑姑一去就是半个月了。这竟然是此时我最牵挂的。

Advertisements

早餐

标准

无论是起得多晚,无论母亲是否有事需要出门,无论是晴天雨天,每日早上起床,桌上都不缺早餐。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有此照顾,家中其他不了解的长辈若知道了,肯定以那些年的观念来判我们“不孝”,但我心里是写着“幸福”的。

邻居

标准

我以为,那种情节只有在戏里才看到,没想到昨日与母亲聊起一些往事,母亲转述祖母生前说的往事,才知晓戏里的情节,又是同样曾发生在我熟悉的环境里。

小时候,祖母为了让母亲安心准备晚餐,经常拉着我和小妹到邻居的家里打牙祭。我们每天都拜访不同的邻居,几乎是整条街的邻居都很熟悉,唯独一家最靠近我们的,祖母若没有重要事情都不会踏入一步的。直到现在想起,我才感到疑惑。

原来,祖母说那家邻居逢有客人到访都会泡咖啡,准备茶点招待。在那个人人穷困的年代,获得此盛情款待是很“大礼”的。而祖母说穷人家认为这“大礼”让客人非常不好意思,从此不敢造访。然后客人离开后,他们会马上拿着抹布抹客人坐过的椅子。

另外祖母也说,那邻居家儿女的婚姻是透过媒人安排,而且极其迷信。听说有上门相亲的人到家里来吃饭,过程中突然有双筷子掉到地上,他们立即说那是不好的兆头,亲事就因为那双筷子告吹。

酱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