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的人

标准

昨夜
那个坐在角落的女孩
终于等到
对的人

以前
那个女孩一直等待
一直等待
一双强而有力的臂弯
一对擦拭泪水的双手
一个温暖实在的拥抱

然而
她突然明了
她最需要的是
愿意探望她的自己

自己
眼里带有愧疚 感动
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好高兴
也敞开双手迎接她
久久都不舍放开

自己
以后记得要来常探望
女孩

第一思想

标准

我常觉得自己人生的”Timing”全乱了。

少年时期,我郁郁寡欢,同龄孩子追求的潮流、玩乐、物质……都被我冷眼看待成“不懂事”的行为。所以我没有为追求喜爱的歌手而购买周边产品,也没有学其他女孩购买各种首饰,更没有学人家去谈恋爱,总之我就是一直“乖乖的”,在别人眼中也只不过是一个很会读书的孩子。是的,那是我的形象,是我刻意制造的形象。

很多人不知道(包括我的父母),少年期间的我心里一直在为许多事纠结着。我说不出口,也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而没说出口。因此当我发脾气、忽然流泪,他们也当成是我在闹情绪。

待少年期进入尾声,我忽然醒悟“少年人就该做少年人的事情,管它懂事不懂事。”我尝试,我努力去做那个年龄孩子“该做的事”,但我失败了。

我的思想不断成熟,我阻挡不了。也正因为如此,我处在很尴尬的状况。向同龄的孩子说话,他们认为太深奥;向比自己年长的朋友诉说,人家把我当成小孩强说愁。最后,我选择对日记说,所以我的感受,都只由我一个人看管。

后来,当我开始接触各种心灵书籍时,很多心结慢慢地解开。当我回头一望,突然感觉到当时的我是如此地忧郁,心的重量就快把自己压垮了。20岁的我很难想象13岁至18岁的我是怎么度过的?对那段时期的印象只有黑暗。

然而,我的思想还是持续成长,速度,比我年龄增长的速度快许多。10余岁的我在想着20余的人该考量的问题,而20余岁的我竟然可以与30岁至50岁的人“谈人生”,然后没有代沟。常常,他们都不相信我还只是一个黄毛丫头。

我不晓得这是否与思想成熟有关系——我总觉得人生很短,我怀疑自己能否完成所有想做的事情,所以很多事我一直赶,一直冲,偶尔把玩乐当成是“浪费时间”的行为。

曾看过一篇文章,作者说过一句话:“事事跑第一,死也是第一。”我,考试经常名列前茅,第一个只身出城,第一个学院毕业,第一个踏入社会工作,第一个学会投稿……永远都跑前方。所以,若有一天我第一个说“拜拜”,我也觉得那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