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迷糊一二事

标准

在执行工作事务上,我被认为是很细腻、周到的人,但在生活里,我是家人眼中的大迷糊,甭说那些小事件,我曾发生两件经典的迷糊大事,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一)
还没拥有车子之前,我每个周末都是由父亲载送我回吉隆坡的外宿的。每一次,我总需要打包很多必需品、干粮,以作为整个星期的用途。而每次启程前,父母总是半提醒半警告地问我:“东西都带齐了吗?”因为我遗漏东西在家的纪录在太频密了。某日,我为了不再被骂,就真的很仔细地检查每样物品,然后信心满满地上车出发咯!可是,车子才走不到一公里,父亲就接到妹妹的电话,她说:“爸爸,快点载姐姐回家,她忘了穿鞋去!”

(二)
回想我刚学会开车的时候,在路上行驶的过程中总是很紧张。某日我载着妹妹,要赶去一家素食馆拍摄。然后,我们抵达了一个十字路口,等待交通灯转绿。我的车子排在一辆客货车后面,等了好久,就是还没轮到我们这个方向绿灯。突然,有个人站在我车窗旁一边比手画脚,一边讲电话。我心想:他一定是精神病患,赶忙叫妹妹锁车门,因为这个城市总是常发生这样的事情。过了好久好久,前面的车子依然没有走动过。我心里嘀咕怎么那么塞车,突然发现前面那辆客货车出示双向讯号。我心里一惊,原来那个被我误以为精神病患的大哥是前面客货车的司机,他示意我把车开向左边,他的车抛锚了!因为客货车的高度,我看不到前面的车子已走完,排在我后面的车子又以为是交通灯发生故障。结果,那个下午,那条街,因为我这个大迷糊,塞了半小时!

(排在我车后面的车主,真不好意思!)

Advertisements

失忆症

标准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至亲,喜欢推荐我很多补品,也经常特意买来送我吃。可是,这些补品一般躺在我房间好几年都丝毫没有减过粒数。

我不知道究竟是因为自己厌倦了服食药品/补品,对它们有所抗拒,还是患了很严重的失忆症,每次明明都有人提醒,但在该吃的时候都忘记了。

要是,证实我患了失忆症,又怎么记得服侍医治此症的药物呢?

“死要面子”

标准

我是个很顾及形象的人,未必是指我的仪容,而是我的生活习惯。

在吉隆坡的外宿,我的睡房,即是工作室。有时候,工作之余就钻到床上小休个五分钟,有时候觉得不舒服,就连被子也摊开来用……所以当文件、资料单等东西都散落满地,加上床上凌乱的状况,有时候真的构成“惨不忍睹”的画面。

可是,每次我要出门前,我会坚持把房间整理一番,让它回复整洁原貌。明明就是赶着出门,但这个动作就是少不了。

或许我怕我会“来不及”整理。几年前观赏过一画日本漫画,情节是说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在家中用餐时被食物哽死了。独居的他认为自己的死状非常不符合自己生前的形象,所以他的灵魂找上一个只能看到他的小子,要小子把自己的遗体整顿一番,盖好被子,让发现他遗体的邻居认为他是睡梦中离世的。结果邻居果真如此赞扬:“XX先生连离开都是那么地端庄安详!”观赏那一画动画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但是却影响我至今。

可能,我和那老师一样“死要面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