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轮到哪里?

标准

若以女孩的体型标准定夺,我可被列入高大的组别,但实际上我却是典型的“外强中干”。我的生命打从娘胎出世,就和“药罐”及“刀”脱不了关系。

小时候,我和生冷食品是“死对头”,只要吃过一块冰,一支雪糕,喝过一点冷饮,父母的荷包就要马上出血,因为我的咳嗽复发(有一次连血也咳出来了),接着引起哮喘,没完没了。我,直到五岁还需要母亲日日起火煮水给我冲凉。直到好多年以后,有位中医介绍母亲让我服食绿藻丸,我才能在饮食上“通行无阻”,唯有在吃得过量才出事。

我记得有一年,我因为休息不足,吃了不少煎炸食品,结果什么老毛病全都回来报道。医治了整个月依然无法断根,那一年的年除夕,父亲载我去见第N个医生,病情终于有了起色,但是那一年的年初,我被那些药物灌得昏昏欲睡,不省人事。之后,父母只要听到我咳第一声,就连忙找中药给我打底。

眼睛
另外就是,大概6岁那年,我被诊断出患上儿童懒惰眼,尝试以各种方式矫正后依然无效,到了8岁那年,医生决定开刀调整我的眼球位置,因为过了那个岁数,眼睛就会完整成形,要下刀也于事无补。那次手术后,并没有结束眼睛的疗程,每隔一段时期,我就得回去复诊,深怕眼睛又有其他变化,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右眼属“特别案例”。

17岁那年,SPM考试前期,我感觉到眼睛经常泛出大量的水分,心里感觉不安,就提早去复诊,结果证实眼睛里某部位破裂,然后马上做了5分钟的镭射手术修补。医生的那一句“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可能导致失明。”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脚趾
再过几年,我的母脚趾不晓得为何长了硬块,不但在我步行时造成不便,而且会疼痛。我又找回那位医好我咳嗽的医生。他说那硬块是因感染细菌而起,需要动手术解决。什么?一个脚趾都要动手术?我在想我跟什么疾病都好像特别有缘!结果所谓的手术真的让我终生难忘。护士用针那硬块上戳了几十个洞,然后把药沾在针上,滴入脚趾内部。过程中,我的冷汗直流,那个医生竟然还在旁边叫我“Smile A Bit”,我想让他来坐在我的位子,看他还笑得出吗?之后大概两个礼拜的时间,那硬块慢慢地脱落,连疤痕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后来,妹妹也被同样的细菌缠上,母亲说,可能我们穿了同一双鞋子的关系。

肠胃
去年6月,我的胃似乎越来越痛,经常从睡梦中痛醒。忍了一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决定去作胃镜检查,报告结果表示我中了二奖,肠胃长了息肉,好在它是良性的。切除了那息肉以后,我感觉到身体变得好虚弱,花了半年时间才渐渐恢复体力,但依然动不动就生病,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人最好不要生病,每一次生病,不管轻微严重,你的免疫力都被削弱的!

牙齿
接着上个月,轮到牙齿了。原以为只是普通的拔牙,谁知那牙医说需要开刀才能拔除智慧牙。我心想真的很搞错:又来一刀?到现在牙医在我伤口缝下的线让我周身不自在。

回想这些病史,我开始觉得沮丧。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我全身上下,已经挨了不少刀,灌了多少药了?下一次,会轮到哪部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