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的排法

标准

月儿正在处理鞋架上的鞋子。她依照次序把爸爸妈妈的鞋子摆放在第一层,哥哥的第二层,妹妹的第三层……

因为爸爸妈妈年纪大了,弯腰很辛苦,所以鞋子放在第一层,取鞋子的时候就容易多了。

你能让子弹飞吗?

标准

我虽然关心国家政治局势,但若要我响应集会活动,基本上我会心动,但却心中燃不起熊熊烈火,但当我从媒体“见证”到净选盟的“黄色集会”及反稀土的“绿色集会”的“战士”如何地为国家尽本分,愧疚感油然而生。

于是,我想起了去年观赏过的一部中国电影《让子弹飞》,并在脑海里构造了一幅很有趣,也很逻辑的联想。

电影里的鹅城居民就像以上和平集会未发起前的部分大马人民,大家敢怒不敢言;地方恶霸黄四郎(周润发饰)就像现任政府,以为掌权在手,自认可以操控一切;而土匪张牧之(姜文饰)与他的手下就像在野党成员及集会的发起人。

张牧之为了对付黄四郎这个恶霸,进行了一连窜的心理战。在他首次召集鹅城居民群起反抗张四郎时,跟随他们到黄四郎住所的只有一群鹅,这好比当年的大马人民虽然知道在朝政府有问题,却只愿“忍气吞声”。

后来,他把金子洒在居民家门前,居民们全都收取了,只是知道黄四郎来到,大家又乖乖地把金子放入他的推车里。在第三次,张牧之不再发钱财给居民,而是发长枪,而这一次居民们纷纷手持长枪,走出家门准备与黄四郎对抗。此时,张牧之的手下才恍然大悟原来张牧之之前的战略仅仅是为了激起人民的怒气!

到了今天的局面,我们可以说,大马的“张牧之”成功了吗?而黄四郎的头最终会不会在现实中也被砍下?这就要看鹅城居民的努力了!

那句话,划了一道伤

标准

余美被经济难关折磨了好一段时期了,但最近的收入总算有点眉目。这些日子以来,多亏家里的支持,虽然她还未说得上过得无忧无虑,但总算比之前好很多了。

于是,她计划带全家人上餐馆享用一餐,但是却遭到父亲一口拒绝,说:“没钱还吃什么?”余美心沉了下去,她知道那句话在她的心灵划下一刀。

她原想好好地相聚,但却发现原来父亲是如此地评估自己。纵然她尽力说服自己父亲是担忧她的收入来源好一段时间了,所以无法认同她的做法,但那句话,真的伤了她的心。